主持人

今天接受现场问政的嘉宾,他们是上城区区长金承涛、下城区区长柴世民、江干区区长楼建忠、拱墅区区长章燕、滨江区区长张玮、萧山区区长王敏、余杭区区长陈如根、富阳区区长吴玉凤、市建委孔春浩、市环保局党组书记劳新祥、市城管委主任李磊、市市场监管局主任陈祥荣、市国土资源局局长谢建华、市商务委主任孙璧庆、市城投集团副总经理赵志仁。

现场的还有市科委、市民政局、市法制办、市外侨办等40多个部门,还有各城区城管局,国土资源局、环保局、商务局、住建局、市场监管局住建局部门的主要领导,作为配合嘉宾到了现场问政的领导,如果涉及到配合部门,也请大家在现场做出答复。

今年开始,邀请为专家学者作为现场评论员,今天来到现场的媒体评论员王磊,欢迎您,以及浙江工业大学教授吴伟强,欢迎您!

今年安排了部分民评代表有16位,他们带着各自的问题,与问政嘉宾在台上进行面对面问政并且做出评价,此外来到现场进行评议的各界民评代表,还包括市党代表、市人大代表、市政协委员、市考评办绩效评估专家和信息员,市特邀检察员、九城区的代表、各民主带派代表、各群众代表、新闻媒体代表等,大家需要提出的时候,请大家举手示意,要求大家提问的时候要简明扼要,不要复杂的阐述,为了保证现场更多的民评代表有提问的机会,单个问题不要超过1分钟,希望大家着眼于帮助被问政单位改进工作,做到客观理性,避免情绪化和极端化,不要再现场发表一些指控和诋毁当地和个人不当的过激言论,也不要把正在处理过程当中,还在法定时限之内的一些问题,包括与您个人厉害相关一些非常私人化的问题,待到现场来,否则作为主持人我会加以制止。

台上各位接受问政的嘉宾,对于民评代表的提问,你们也要做到有问必答,实事求是,如果可以现场回复清楚,要现场回复情况,如果情况比较复杂,需要会后了解,也要现场向民评代表说明情况,会后积极主动的沟通联系,回答问题的也要做到实事求是,简明扼要,单个问题的回答不超过2分钟,多个问题一起回答不超过3分钟,今年开始现场有一个倒计时钟,到还剩下30秒的时候,也请各位领导准备首尾,否则我们主持人可能也会打断领导。

如果问题涉及到台下配合论证单位来回答,你们可以台下的配合问政代表回答,台下的配合问政单位也不可以回避推辞。

另外还用一点需要强调的,今年我们增加了投票的环节,每一位现场参与民评代表手中,都有一个投票器,等一会儿针对现场各单位和程序的回答情况,大家可以做出你的投票来。

投票的情况我们会在大屏幕上实时显示,大家可以看一下,所有涉及到本轮回答的所有单位和城区,都会依次编号显示在屏幕上,请大家根据屏幕上的编号做出你的选择,选择一个您不满意的单位,做出投票,数字键按完之后,按下OK键,您的选择就被锁定了,也吸收大家可以慎重的做出选择。

同时台上的民评代表,还有评论员,如果对嘉宾的有不满意的地方,可以直接提出自己的不同意见,也请问政的嘉宾,能够理解做出回应。

台上交锋期间,我们也提醒双方都能够注意好控制时间,接下来我们进入了现场问政的环节。

首先进入第一个环节,在往年的公述民评环节当中,治水一直是核心的问题,在去年杭州全市的河道实现了剿灭劣五类的目标,现在工作的重点,已经转移到了长期维持水质的稳定以及长效管制机制上,同时咱们关注河道的目光,不光局限在主城区的市级、区级河道,一些小微水体和村级河道,也是连通主河道,也不应该予以轻视,记者在现场的调查过程当中发现,这个现状不容乐观,我们一起来看片子。

 

主持人:首先问一下劳书记,去年表态过,杭州水质面都已经完成,接下来就是长效机制,河长制下一步会有处理吗?

市环保局

从这两个案例来看,我们治水项目的巩固这方面的任务还很艰巨,从这个情况来看,河长的履职当中要加强日常的检查,能够解决要解决,不能够解决要上报,超出范围的也要上报,要保证水质的稳定还有水面的保洁。

违章的建筑,明显的臭味,包括刚才讲的截污纳管都没有到位,河长的责任也没有尽到,我们会跟地方政府一起,对这件事情做一个深入的调查,假如有责任问题,应该要问责。

 

主持人:要求是这样的,如果做不到也有要机制。接下来要问王区长,萧山正在大规模的进行改造,很多的城镇都在进行拆迁改造,怎么在拆迁改造的过程当中,来保证改造产生的垃圾,不对河道产生影响。

萧山区

首先作为萧山区长,短片暴露出来的问题,对大家表示歉意,表面上看是治水的问题,实际上是对工作作风和对老百姓的态度的问题,牙签(英)这个区块,是去年剿灭打响第一炮的问题,我们在搞的三清一赔,沿河两边要求拆除15M违章建筑。

我们的目的是为了治水,反倒目的没有达到,这个过程当中,反而造成对水质的破坏,所以这是我们值得反思工作方法的问题。

第二个刚才的河长,前面态度还好,后半段一听是路过的行人,态度马上发生了变化,回去之后,我们相关部门,对这件事情还要彻底的做一个回头干。

一方面清理河道的违章简章过程当中,怎么样有序不对河道进行二次污染和破坏,第二方面是对干部的作风问题,对老百姓的态度问题,我们要通过纪委检委进一步加强。

问:倒在河里是属于垃圾的增量还是减量?

区长:肯定是垃圾的增量,第一步我们是拆迁违章建筑,还要清淤,清淤的过程当中。

问:这些建筑物是属于垃圾还是不属于垃圾?

区长:建筑垃圾。

问:倒在河里是属于垃圾的增量还是减量?你怎么算?

区长:属于垃圾的增量。

李磊:垃圾邮很多的形式,我们刚才的是建筑垃圾,如果建筑垃圾进行资源化利用,不作用生活垃圾的统计。

问:不仅仅是河道的问题,还有垃圾的问题,我觉得需要系统性考虑,两个问题需要结合起来。

主持人:萧山很多的工程,对这一类的情况,要进行明确的法规,进行明确的控制。

主持人:在汛期的时候会开闸,我们看到截污纳管工作没有完全做好,另外做好的也有破碎,您怎么看这个问题?

余杭区

刚才暴光的这个地方,拆迁已经定下来要拆迁掉,目前正在进行评估,但是没有拆之前,农贸市场是要拆掉。

小微社区的管理上面还有有一些漏洞,余杭有2500多个池塘,将近400万方的小微水体水域,我们虽然采取了一些措施,但是像这样的点,不同程度在其他地方还会存在,所以我们回去之后还是要举一反三,立即整改。

主持人:针对这个问题,您的解决方案是什么?

余杭区:我们是拆掉好了。

主持人:拆迁的过程当中,也得保证对环境的影响是最小。

农贸市场拆迁是承诺8月31日完成,现在还没有开始?为什么是这样

余杭区:拆迁有一定的难度,我们还是要确保进度。

主持人:接下来有时间表,能跟我们表态吗?

余杭区:我们争取年底之前。

主持人:第一抓紧进度,第二在拆的过程当中,或者是还没有拆的过程当中,要减少污染,不能对环境继续污染。

主持人:治水是一个很艰巨的任务,需要发挥老百姓的作用,刚才我们看到很多居民表示,他们已经投诉反映了很多次,他们很想参与这个工作,但是没有获得感,这件事情您怎么解决?

余杭区:相关部门工作方面还有有失误,第二水质的治理需要周围大环境。

主持人:对于老百姓这么热情反映问题,不能冷冰冰的面对,我们政府部门应该积极引导老百姓的力量,希望在这方面有主动的作为。

民评代表

我刚才听了一下两个案例,但是印象最深的是对杨勋河河长的表态,有三个问题需要引起注意。

第一对于垃圾的分类和处理,一无所知,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增量和减量,根本没有这样的意识。

第二对垃圾分类的重视程度,是没有的,不能当河长,不适合当河长。

第三更为严重的是,这个人听到不是上级来的,不是检查组来得,不是暗访,而是路人,马上来一个180度的大转弯,非常恶劣地把电话挂了,如果是这样的干部,不仅是认识方法的问题,更重要的是思想作风的问题。

 

主持人

只有全民参与到治水工作当中来,我们才能看到真正的成效,才能让工作有真正的进展。如果路人甲对治水环境都是这样热心的代表,是非常开心的事情。

民评代表

我反映的是另外一个问题,这是健康路上的污水,西湖区转塘第二天产生的污泥很多,这是天气好冒水的情况,这条路从2014年有人反映,电视台也暴光了几次,2016年年底到2017年的时候,正条道路都改造了,改造之后还是这样的情况。

国庆节前后包括中秋节还是出现了这个情况,这个问题一直没有解决,为什么不能解决?周围的居民反映非常强烈,路民提升也提升过了,管道也改造了,但是问题还是没有解决。

主持人:这个问题我们是有印象的,我们“民情观察室”也好,前两年的公述民评也好,都反映这个问题,但是最后都没有解决。

西湖区:污水直冒问题确实存在,这个地方管网的系统性不够,第二各管径相对偏小,加上周围的工程施工,导致整个之江地区,基础设备相对比较薄弱,我们从今年开始,编制了整个之江地区基础设施的整体规划,开展了基础设施的百日大会战,我们不是就事论事,不是仅仅针对这一条路,而是针对整个之江地区。

主持人

这个路2016年2017年的时候,整条路管网都已经改造过了,改造之后说管径太小,当初改造的时候,为什么不加粗,这是第一个问题。

第二个问题,雨天在冒水,天晴的时候还在冒水,没有雨也冒着,而且冲出来都是淤泥,污水管是清水出去,不可能有这么多的泥浆,建设改造的时候,根本知道这个问题,而不去解决这个问题,这个问题不是说一次两次,是说了多次。

周边百姓还是蛮苦的。

西湖区:改进的时候管径肯定是到位的,但是缺少系统性,这里的管径符合要求,但是碰到这个地方,正好地势低的时候,还是会出现雨污冒出来的现象。

主持人:希望能够分析到位,整改问题时效。

主持人

这个环节,刚才民评代表提问和回复基本上到这儿,我们接下来到投票环节。

大屏幕上把今天参与投标本轮的单位显示一下,每一位代表只能按一个按纽,20秒的时间。

主持人:大家对萧山和余杭两位区长的回答都不是很满意,包括工作当中大家有一点意见,请分数得票最高的萧山区,说说接下来怎么把这一块工作赶上去。

 

萧山区:刚才问题暴露出来了,大家投票对于我们总体工作不是很满意,我们要在工作方法上不找借口,争取下次交上来的答案,让更多的满意,谢谢。

主持人:你对那样的河长怎么办?河长是我们杭州创造的,国家在推广,河长都是各级部门的主要领导责任人,你怎么办?

萧山区:第一我们加强教育,第二根据工作各方面的情况进行进一步的处理。

评论员

余杭区整个财政收入最高,而且地理条件最好,你们也在打造花园城区,2013年五水共治,去年剿灭劣五类,但是这个地方还有黑臭河,你们怎么办?五水共治没有做到位,节灭劣五类也没有做到位,老百姓反映的情况还是在,怎么样打造花园区的城市辑这应该好好的思考一下。

萧山不要老是觉得你是农村,你已经是杭州市区的一个部分,萧山很多的做法还是保留着农村的做法,包括媒体采访你们政府官员,台湾也不好,不仅仅是河长的问题。

至于西湖,西湖是什么地方,大家都清楚,西湖是杭州区最代表杭州地区之一,但是西湖有一个什么问题?不平衡,靠近主城区做好一点,靠近周边地区差一点,怎么保持一个平衡的状态,首先就是自己领导能够保持平衡的心态,领导的心态如果不平衡,必然表现出来,你区域上是不平衡,你对老百姓的心态也是不平衡,这些问题都是需要好好的考虑。

评论员

刚开始火药味非常浓,第一农贸市场的问题,我觉得既然说是8月底要拆除,既然我们政府作出了承诺,8月底还没有拆除,伤害的是政府的公信力,所以余杭区区长,你说年底拆掉,这一次真正把污染的源头消灭掉。

第二个还是有一些做表面文章的问题,因为上级部门要督查,6月份进行清淤,这样的清淤没有起来道路长远的问题。

第二个老百姓多次举报置之不理,余杭区一定要好好查一下原因,包括河长的问题,都暴露出群众逍想要参与,都是没有参与的渠道,本身小微水体整治本是就是难点,不让群众参与怎么可以。

第三个为什么河长知道是路人之后,他的态度发生了180万大转变,我觉得治水满意,由谁来评判,是由人民来评判,各级领导干部,不要眼睛只往上面看,要往下面看。

主持人:整洁的乡镇环境之下,看到了整山的垃圾,让人不寒而栗现在城市改造的进度非常快,但是产生的建筑垃圾究竟去哪儿了?城市里建筑垃圾的取向有一个体系吗?

市城管委

建筑垃圾原来是不分的,进行垃圾分类之后,把建筑垃圾从生活垃圾分出来,这几年杭州的建筑比较快,特别是城镇村的改造,产生了大量的建筑垃圾,目前杭州每年产生1000万吨的建筑垃圾。

杭州的政策是这样,建筑垃圾不出区,就区就地进行资源化利用,我们最多的时候,杭州市区有43个临时的处置点,到目前为止,我们还保留了23个处置点,就地把这些建筑垃圾,拆分钢筋回收,水泥、砖块进行建筑工地的回填料使用。

主持人:按照规定可以随意堆放,再集中处置,可以保证吗?

市城管委:不可以,应该是拆房的公司来承担,他们是责任主体,各个区来落实,那个部门拆那个单位来处理。

富阳区

吴区长:首先向富阳的市民表示歉意,出现这样的情况首先是一个现实情况摆在那里,是我们的工作没有监管到位,也是我们的干部作风没有到位,我们照单全收。

永昌镇因为库仓效应,现场看起来确实是不乐观,不好看,回头我想这样,第一马上进行清理,第二进行生态修复,第三加强日常的监管。

富阳现在正处于大转型时期,所以建设的体量、拆迁的体量,工程很多,垃圾和渣土的处置也是困恼我们的问题。

我们去年对地铁、高铁交通基础设施和城中村的大致有3000万方的渣土,就地解决确实有困难。

我们做了几个方面的努力,第一是源头减量,拆下来之后,马上进行一些现场资源处置,大概能够减量三分之一。

主持人:最好能够接地处置资源化利用。

第二要过程管理,从那里来用什么运到哪里去,这个过程我们现在也在尝试智慧管理,交通车辆也用了北斗系统,但是可能还是有盲区。

我们现在一方面智慧管理,另一方面加大执法,从执法的情况来看,偷盗还是继续存在。

主持人:因为属地的政府你看它的态度,环保会来管,你一个老百姓管什么,属地政府就是这样的态度。

吴老师:永昌镇美丽乡村建设,这批垃圾是由谁运的?你去搞清楚是谁运的,第二个问题,运这批垃圾政府花了多少钱?第三个问题,这批垃圾按照正常的处置,处置非多少钱,运输费和处置费多少钱,给了钱之后,他们用这样的方法来处理,同时也没有处置,但是钱照样拿拉,这笔帐怎么算?

富阳区:这个问题问到了点上,渣土还有一个处置场所的问题,能力的不足,出处不解决。

吴老师:你讲的问题很正确,如果这个问题再不做战略的谋划和定位,我们杭州是不是还要出现第二个天子岭。

富阳区:现在也进行了谋划,来有源去有出。

吴老师:拿了钱之后不干活,没有按照要求做好,偷盗之后钱还是到袋,这个问题要好好查。

富阳区:我们既查企业,也查干部的作风问题。

主持人:西湖区的垃圾从2016年开始倒,当时默许这件事情的干部要做处理吗?

西湖区

刘颖:看到视频和痛心,搞美丽乡村建设为了让环境更福美丽,生态更宜居,确实产生了大量的建筑垃圾,但绝对不是能够像这样偷排偷倒理由。

针对这个现象,我承诺第一力争力改,由双浦镇牵头来整治,第二建立长效,两个机制,第一是监管机制,对整辖区范围内还是举一反三,在长效监管要及时发现问题,解决问题。

第二加强双浦镇处置点的建设,我们现在点已经建设,但是日处理能力还是要进一步提升,来应付大量建筑垃圾的处理。

第三还是要严肃问责,严肃查处,第一要查这件事情,这些垃圾是谁倒的,由施工企业倒的还是外来的车辆偷排,都是严肃处理;第二村干部还是有问题。

主持人:两个情况都反映出了,没有重视老百姓的作用,你不要管。

刘颖:有关结果我们会向大家反映。

民评代表:双浦镇这样的情况不是一个两个地方,西湖区双浦镇的黄沙桥这里,这也是建筑垃圾偷倒,另外两张照片是西湖区双浦镇的互补村(音),这都是大面积的建筑垃圾偷倒,把黄土覆上去,下面都是一些有毒有害垃圾,就是刚才看到的泡沫,还有从2016年开始到现在为止,小厂矿拆掉之后,里面很多的金属碎屑,由黄土覆盖。

主持人:这样的一埋了之绝对不允许。

群众代表:由这一块挖出来,再送到另外一个地方,是我们民情观察员特意开车子去看,我想问几个问题,第一个问题吴教授问过了,我们一定有施工费用,但是没有解决,第二是谁批准,谁允许,第三个土地我们查询过了,国家规定是农田,刚才看到上面长的是乱其八糟的植物,农民到最后农田肯定要利用。

土覆盖上去有种农作物,政府如何监管,我看到这些问题是心急如焚。

主持人:代表说了一个比较尖锐的问题,如此大规模的偷倒,肯定不是能力非常有限的企业单方面能够完成,是不是有属地政府的默许?

刘颖:我们开展专项调查,肯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。

主持人:操作上来讲,直接把土埋上去有害的部分怎么处置?

李磊:有害的地方有专门有害垃圾的处置。

主持人:其实分工非常清楚。

李磊:刚才两张图片上,一部分可能是建筑垃圾,有部分是工业垃圾,工业垃圾专门有处理的渠道。

群众代表:我们给第三方的企业一定有费用,这些费用到哪里去了,就地掩埋钱到哪里去了?

刘颖:有的可能也是外面偷倒。

主持人:更加要抓住,绝对不允许。

刘颖:外面偷倒偷排现象比较重,我们在双浦镇有好几个卡口,专门对付。

主持人:接下来还有关于垃圾的问题,还有市民有问题吗?

民评代表:刚才片子里建筑垃圾有制定的地方,这两个地方是不是制定的地方?

市城管委

建筑垃圾不是常态化,目前我们杭州最高的时候有43处临时处置点,现在有23处,如果长期保持这样的量可能浪费,杭州可能的建筑垃圾常态的量是多少,我们在杭州的几个点布置一个相对常态,能够应付日常的量。

西湖区双浦镇有一个非常好的资源化利用点,建筑垃圾是可以卖钱的,第一处理掉之后,政府要补贴,第二资源化利用之后,资源是可以卖钱的。

主持人:可以把好的发扬光大,但是问题还是要解决。

市民代表:监管是你们监管委的职责,你们是怎么监管的?

李磊:我们主要监管的是生活垃圾,建筑垃圾是新的,目前杭州有一个固废办,我们代表市政府在规划。

市民代表:说了半天建筑垃圾由谁来监管还是不知道。

李磊:基层的处置单位没有严格按照要求办,第二监管的基层基础也是有问题,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,我相信我们的监管会越来越严,越来越规范。

市民代表:我要问一下富阳区的区长,实际上问题都是一样,我住在银湖街道,所有的镇像镇政府,村干部他们的执政为民,以人民为中心的执政能力不够的情况下,区长您有什么办法,让富阳提高基层的公务员的执政能力?跟上杭州大城市。

主持人:这个问题您回去之后和吴区长沟通一下。

主持人:本环节,评论员有没有什么需要补充。

评论员:富阳区讲到了整改和监管,但是没有讲到人,基层干部跟市民在对话的时候,他说这个土地镇里征用不用你来监管,市民问难道监管了,就可以倒垃圾吗?

你们都在讲偷倒,这是偷倒吗?这是明目张胆不是偷偷摸摸,我们的干部我们的嗅觉到哪里去了,我们怎么没有发现问题,很多问题,最后面是人的问题,所以问政问到第十年,今天很好谈到了问责,我希望回去之后,真的要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,一定要问责,这也是我们老百姓的期待。

第二个我想讲,垃圾减量的问题,存在着弄虚作假的问题,把垃道在美丽乡村里面可以吗?所以我认为这个问题,会不会存在这样的现象,我们有一些职能部门,其实知道这件事情,为了追求报表的数字,为了任务的观念,他睁一眼闭一眼,如果真的是知知情不作为,群众是非常不满意的。

主持人:查查片子当中某些人同意,这某些人到底是谁?

主持人:比较敏感的问题,给我们一个调查之后的回复。

市民代表:双浦镇有什么样的特殊性?

刘颖:双浦镇杭州市区来说,是杭州市区的水源保护地,生态保护区。

市民代表:在我们的水源保护地里面出现了有害垃圾,明目张胆有规模,而且有组织有策划的倾倒,这里面还有严重的环境保护问题。

主持人:环保部门也应该介入。

市民代表:第二点生活垃圾不说,我们认识不到位,不要说问题多就说源头产生量大了,我们的规划没有到位,没有前瞻性的规划,于是出现了像富阳区的区长你讲的很对,我们没有出口。

第三监管部到位,监管的职责到底是在市监管局,还是各个区的监管区,一天到晚讲长效机制,监管的长效机制就是没有建立起来,这不是一个部门的问题。

还有财政支出,存在着某些领域的一笔糊涂帐,财政局没有坐在上面,好好理一理,财政支出和绩效是不是匹配,有的事情是这样,你管不好人,可能管好钱就把事管好了。

主持人:垃圾处置上杭州在垃圾减量化、资源化、还没有一个很好的方法。

主持人:围绕着垃圾减量,我们想知道大家对于回答问题的城区,大家满意还是不满意。

主持人:这个环节有三个单位,富阳区、西湖区还有城管委。

主持人:还是李主任。

李磊:杭州城管委被问的最多,群众不满意的地方也最多,第一方面说明我们工作没有做好,第二方面市民群众对生活的要求更高了,也是我们工作的方向,我们把这些群众的意见和向往,作为我们的工作动力,我们会把工作做好的,谢谢大家!

主持人:本环节,评论员有没有什么需要补充。

评论员:少了一句话人我来处理,富阳区讲到了整改和监管,但是没有讲到人,基层干部跟市民在对话的时候,他说这个土地镇里征用不用你来监管,市民问难道监管了,就可以倒垃圾吗?

你们都在讲偷倒,这是偷倒吗?这是明目张胆不是偷偷摸摸,我们的干部我们的嗅觉到哪里去了,我们怎么没有发现问题,很多问题,最后面是人的问题,所以问政问到第十年,今天很好谈到了问责,我希望回去之后,真的要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,一定要问责,这也是我们老百姓的期待。

第二个我想讲,垃圾减量的问题,存在着弄虚作假的问题,把垃道在美丽乡村里面可以吗?所以我认为这个问题,会不会存在这样的现象,我们有一些职能部门,其实知道这件事情,为了追求报表的数字,为了任务的观念,他睁一眼闭一眼,如果真的是知知情不作为,群众是非常不满意的。

主持人:查查片子当中某些人同意,这某些人到底是谁?

主持人:比较敏感的问题,给我们一个调查之后的回复。

市民代表:双浦镇有什么样的特殊性?

刘颖:双浦镇杭州市区来说,是杭州市区的水源保护地,生态保护区。

市民代表:在我们的水源保护地里面出现了有害垃圾,明目张胆有规模,而且有组织有策划的倾倒,这里面还有严重的环境保护问题。

主持人:环保部门也应该介入。

市民代表:第二点生活垃圾不说,我们认识不到位,不要说问题多就说源头产生量大了,我们的规划没有到位,没有前瞻性的规划,于是出现了像富阳区的区长你讲的很对,我们没有出口。

第三监管部到位,监管的职责到底是在市监管局,还是各个区的监管区,一天到晚讲长效机制,监管的长效机制就是没有建立起来,这不是一个部门的问题。

还有财政支出,存在着某些领域的一笔糊涂帐,财政局没有坐在上面,好好理一理,财政支出和绩效是不是匹配,有的事情是这样,你管不好人,可能管好钱就把事管好了。

主持人:垃圾处置上杭州在垃圾减量化、资源化、还没有一个很好的方法。

主持人

下一个关键词是食品安全,多年以来,杭州市积极推进国家食品安全示范城市的创建,从很多环节加强监督和管理,推进食品安全的电子追诉和批发中心,物流中心的追诉建设,也是重要工作之一。

杭州开始建设肉类蔬菜食品安全追溯体系,给农贸市场很多配送4上了相应的电子称,消费者买菜的时候打出小票,可以查到详细的进货信息,可是这八年当中来,工作的落实情况怎么样,我们来共同了解一下。

(VCR)

主持人:看完这个片子有一个似曾相识的问题,五年之前是这样,五年之后还是这样。

主持人:老百姓对食品安全不是很满意,事后监测也不满意,我们看到这样的情况,杭州市早些年在所政所票投入超过8000万元,我想首先问一下孙主任。

市商务委

孙璧庆:主要是两个问题,第一是设备老化问题,第二是新系统没有开发出来,这些机制3—5年就过了,重新更换一次又要上亿的钱,一直没有下不了决心。

这件事情我可能表达不是很准确,2010年国家试点,试点的时候,杭州买了14000台机器,现在58个试点城市坏21.1%,机器将四分之一有坏了。

主持人:原因是什么?这是整个技术的问题吗?

国家2010年开发的这批称都是这样的,现在有第五代更换的钱需要上千万,当时我们三年花了8000多万,质保期3年又要重新换,我们现在有一个比较好的办法,最近我们开发了一个比较好的追溯系统,用手机APP扫一下二维码,马上成绩出来了,查询机就不要了,当时是5000元。

前天我们在留下的农贸市场开始装这个设备,今年年底杭州主城区推广新的系统。

主持人:为什么中间出现了信息查不到的情况?

孙璧庆:翰林农贸市场我们去过,网都是断掉。

主持人:我说的是有网络,我们追查之后,只有商户的信息,在网上追溯。

孙璧庆:这是非常复杂的问题,不是设备和硬件的问题,我们农产品和猪肉的生产各个环节,有一些数据没有输上去。

主持人:平台机制的建设还是有很大的漏洞。

主持人:数据由谁来收集?

孙璧庆:从源头上来讲,有很多的环节,种植户有很多是散户源头上数据不上我们就没有办法查询。

还有机器查不信息,我们有一个中心数据库,中心数据库是建设再生华硕里面,容量比较少,发现问题是在9月份,数据堆积了之后,就运转不东,我们从华硕转移到政府云上去,速度就快了。

市民代表:我们扫出二维码之后,二维码刷到肉类蔬菜追溯管理平台,没有如何的信息。

孙璧庆:我们查了一下7个农贸市场网络是坏掉了。

民评代表:我可以输入信息,我网已经上去了,二维码输进去了,没有我买到产品的可以追溯的信息。

孙璧庆:这里两个概念,我刚才理解错了,第一是电子称是二维码扫出来的,我们平台上没有,这网络问题,如果没有信息,说明我们的软件有问题,我们的开发软件有问题。

民评代表:等于里的平台是支离破碎,根本没有用。

主持人:就是工作没有落实到位。

民评代表:要么就是网络游问题,要么就是信息网问题,你就不承认你有问题。

主持人:我们请上城区区长,翰林农贸市场是五星级的农贸市场,您觉得是什么问题?

上城区

金承涛:有一些农贸市场我也去过,第一是机器设备的老化问题,第二进去之后看不到信息,这是信息没有输入,这只是显示,背后的数据还是靠人为输入,所以这个问题,要软硬件线上线下联动,翰林农贸市场出现这个问题,体现了我们对追溯系统的认识,和老百姓关切的菜篮子不够,我们部门的履职不够。

下一步马上整改,在现有的软硬件欢迎下,尽量加强系统的升级,加快投入使用,第二个如果推出了新的APP锡联,无线互联系统,我们马上投入运用。

第三责令部门,加强线下的管理和长效机制的建立,倒逼系统发生作用。

主持人:不仅要换机器还要管好人。

主持人:农贸市场的管理,人的问题也是非常重要的问题。

柴建忠:第一个问题没有追溯,第二个问题没有信息,第三个问题农民卖的是自产自销不可追溯。

这的确说明我们在工作监管的环境当中,责任性的问题,第二个这么多年以来,没有把这个问题解决好,现在要证明这个食品是不是安全,追溯是很重要的环节,只有通过追溯之后,知道它来路是合格的,我们老百姓才可以放心吃,但是恰恰这一条,没有很好的做好。

现在互联网智慧这么发达,我觉得应该创新办法,我椰岛农贸市场买菜,二维码农贸市场可以扫一扫,这些都是很好的办法。

第二老百姓买菜,也让他有一个地方可以买,老百姓种的菜有难度,基地有规模可以做追溯,如果老百姓但是种一些,也是实事求是,我们可以加强一些定性,老百姓种的是蔬菜,我们也有需求,怎么样加强定型的分析,来说明老百姓拿的菜是安全的。蔬菜关键是存有量合格还是不合格。

主持人:江干区楼区长也简单说一下。

江干区

楼建忠:我不太详细这样的机器可以完全保证安全,并不是查卖的人,如何用电子称也好,还是用下面老是要坏的机器也好,核心目标保证食品的安全。

但是如果有所正所票(音)我觉得不一定证明它是完全安全的,上面的票证从哪里来。

主持人:您觉得更好的方法是什么?

楼建忠:没有票证,在很长时间还会存在,一是自产自销,第二上面进货的时候,的确拿不到,这样的矛盾是存在的。

核心要义是能够保证食品安全,如果在过渡阶段没有很好的机器和手段出来,我自己在想,回去想一个办法,我们全域江干排一个名,机器是最差的使用,五个农贸市场,我心里有数。

第二差生重查,最差的五个人不断地检查,人家一个月检查一次,我一个礼拜检查一次,最后主体清晰掉,监管部门市场作为主题,完全靠机器我觉得不太靠谱。

主持人:尤其是农贸市场,相对而言比较分散。

张玮:这个事情的出发点是好的,但是受到各方面的原因,没有把好事办好,在老的平台出问题,新平台没有完全推广的情况之下,区里的农贸市场可以做一下的几方面。

第一要求经营户商品的货票要随行,第二进行备查,第三对农产品的监测,我们能够免费的监测你觉得有问题,随时开放监测,第四叫农贸市场的举办者,把这些做成规范的档案,便于老百姓一旦出现问题,可以来查一些东西,在这样的情况下,如果说是有心的推广,我们区里一定做好落实,15个农贸市场全部做好。

主持人:要求都在那里,但是做不到。

张玮:先手工。

主持人:有一块数据,批发市场也是在市场监管局这里,数据怎么保证完整,和网络能够联结在一起?

陈祥荣:对这个问题这样看,农贸市场这个问题,这几年面貌有了很大的改变,这个问题当中确实存在一些短板,整体是提升了,刚才反映的问题,实际上是末端的追溯问题,老百姓能不能拿到消费凭证的问题。

作为市场监管部门,这几年来,抓好批发商、经销商,提高他们责任风险的防范意识。

什么叫追溯,追溯的目的是什么?一旦发现食品安全问题的时候,能够在第一时间,或者是尽快查清问题发生的环节和源头,以便于落实好消费维权,责任追究,问题整改,这是追溯的根本目的。

加强批发商和经销商的教育,提高他们风险的意识。

民评代表:老百姓什么时候吃东西可以放心?

陈祥荣:我现在无法对你表态绝对放心,我们的放心度是一直在向上面提升,我打包票没有办法,但是我们确实是一直在努力,提高老百姓的放心度和满意度。

主持人:核心问题是数据的问题,今天在台上您和孙主任坐下再生一起,你们的信息交换现在是畅通,整个后台所有的食品安全。

陈祥荣:现在有一个问题,需不需要把这些数据上云,这是我们需要研究的,上云的目的是为了什么?追随是从老百姓一直追随到前段,出现问题可以查到责任。

第二如果把信收集起来,一定要大数据的分析作用,什么季节容易发生超标,在那个地区生产的蔬菜,可能是超标的比较强,通过这些数据的分析,上云,警示老百姓注意采购要买什么地方出来的蔬菜。

主持人:首先把问题蔬菜上云。

陈祥荣:从源头来说,批发市场是在杭州占了70—80%。

主持人:从现场所有的老百姓来所有的数据都可以查到,而不仅仅是问题数据,只有保证我们买到的蔬菜和猪肉可以追根溯源。

陈祥荣:所有数据的查到,需要有成本,不安全的情况要向老百姓做出警示。

主持人:现在我们政府部门,包括市场监管局首先把问题数据上传,我们期望的全部数据,可能现在还做不到。

主持人:还是需要好好的研究一下工作,不是老百姓打保镖出现什么问题,还是要第一时间查到源头。

主持人:进入投票的环节,请大家选出一个数字最不满意的单位,还有五秒钟,请抓紧时间。

主持人:孙主任请您简单说一下接下来的工作怎么做。

孙璧庆:刚才的问题我没有听清楚,所以答非所问,这个问题举一反三,从其他方面来检查有没有工作到位,把我们的工作进一步做好,谢谢各位对我们商务委的关心和支持。

主持人:下面一个环节,空气质量的治理也是非常热点的话题,针对扬尘问题非常严重的路段,每年都在暴光,暴光的时候,属地政府会说马上会治理好,可以快速显现成效的问题,但是实际上整治了之后,会不会回头,我们记者找到了问题非常严重的马路,现在依然还是这样,我们的记者正在那条路上我们来看一下。

主持人:我们的记者非常详细,首先问属地拱墅的章燕区长。

拱墅区

这条路的情况,不仅是媒体老百姓的关注,其实也是我们党委政府的心头之痛,拱墅辖区之内,一区两重天的区域,这么多年采取了一些措施,有一些效果,但是今天来看效果,我们自己也看痛心。

有两个方面的问题,第一是管理方面的问题,我觉得核心的主要原因,还是这个区域它的功能的问题,因革这样区域承载着杭州大城市运营过程当中,短期以内不可或缺的功能。

主城区60%以上的渣土,要从这个往外运营,目前我们自己在管理过程当中,平均一天有1500辆的车,渣土车往外走,两会就是3000人次,而且每一辆都是重车,大概是50吨到70吨的渣土车,同时这也是主干路,大概每天还有2700辆左右的工程车。

接下去这个地方要根本性的解决,第一作为我们辖区来讲,还是要持续加大热场的管理。